• 首演時間&地點2012/11/17-11/18 世紀當代舞團

  • 編舞家陳維寧,在舞作中將人性諷刺面發揮的淋漓盡致。「只有科技,沒有距離」,事實上我們因為電信方便,加速彼此間走向更陌生的世界,寧願隔層紗說話,卻不願好好跟眼前人

    天。我們習慣了,卻不知怎麼養成的。舞者將人生場景變成隨機型的互動,利用投影手法串連街道影像,讓觀眾與舞者置入瞬息萬變的一問一答。科技引發的矛盾、疏離及挫折感受放大,衝擊你我之間的慣性溝通。串連情感,儼然是現代社會無謂的敘說,不刻意強調,但文明的誕生,會發現那些漸漸被時光遺忘的情感,敘事這件事終將成為另一面向的慣性抒發。你會不自覺的一邊上癮,一邊無頭無腦的讓自己看起來並不投入其中。不過話說回來,搞不好我們早就淪陷多時!例如作品裡的電信小姐,她用各種方法在操控與那無堅不催的推銷,激起我們無端的購買慾。她玩弄指令,設陷阱勾引我們跳進去,跳進去浮浮載載之後,才明白這一切都得不償失。

    舞作中還安插了一段屬於婚姻的玩笑;白馬王子、異國巴黎、幸福捧花,當浪漫來得太高亢,背後的欣喜是祝福還是隱憂?我們怎麼確定到手就是幸福?而不是一場盲目的玩笑?「這樣想是很消極,可是這就是生活。我用比較戲謔的方式在處理這段關係裡的角色,相信觀眾看了,都會不由自主的會心一笑。」

    舞作的襯景音樂的靈感來自於卓別林。卓別林的箇中之味在於那些都是很悲慘的故事,但他都能用無聲的喜劇方式,將悲傷變成一個討喜的樣子,讓我們能開開心心的接受它。舞者陳維寧表示這就像是上帝給的苦難一樣,我們可以選擇不同的容貌過每一天,是苦是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雖然笑,不代表事情就會圓滿落幕,但至少「讓自己好過些」並不失雅量,對自己或別人,都一樣。




    『現代人好孤單 隔著螢幕開《玩笑》』

    中國時報 2012/11/15 【汪宜儒╱台北報導】

    現代人享受科技便利,看似隨時能掌控一切,其實卻也被科技給掌控了。世紀當代舞團以此為題,推出新作《玩笑》,新銳編舞家陳維寧利用同步視訊技術,以戲劇感十足的肢體表現這種當代現象,揭露現代人的孤單與渴望。

    今年卅一歲的陳維寧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舞蹈表演研究所,自二○○七年就加入世紀當代舞團。在舞團每年推出的「永康藝族」活動中,曾發表過《給予?給雨!》、《愛情的偶然與巧合等作品》等作品,也在二○○九年兩廳院的新人新視野中發表《幸福》。

    世紀當代的藝術總監姚淑芬說,陳維寧從小學舞,擅長探戈,曾赴阿根廷進修,雖非舞蹈科班出身,但因此不會侷限單一形式,表現更有創意。過去姚淑芬總是親手編創舞團演出作品,這次讓陳維寧挑大樑。

    《玩笑》中,陳維寧巧妙應用舞團所在的舊米倉裡的木樓梯、舊櫥櫃,一群頭頂撐著大衣的舞者現身,以僵化、一致而親密緊靠的動作,表現人們真實接觸的模樣。倏地,樓梯上的女人一把勾起舞者的大衣,頓時赤裸的他們展露欲望、膨脹自我,隨時想知道另一半或孩子的動態。逐漸也因此失去了自我。

    陳維寧說,說有一回與朋友旅行,「沿途我捧著書,她卻捧著手機,我覺得好孤單,問她『我就在妳身邊,為什麼妳卻選擇隔層螢幕的溝通呢?』」



    『世紀當代舞團《玩笑》』

    台灣立報 2012/11/8【本報訊】

    你說我太瘋癲,我笑你看不穿。生命如同一場黑色玩笑,生命中的沉重句號,怎樣轉圜也無法像電子虛擬打殺笑鬧玩笑一場輕輕帶過。兩端的互動究竟是「真實」的人際關係,還是呈現網路實境秀的「假象」?Skype串連起兩端生活,主角與觀眾玩起角色扮演,是粉飾、暴露、窺探的體驗,也內含真實場景的空間置換。

    2011《歡迎光臨.永康藝族》中,年輕編舞家陳維寧、田孝慈編創《兩端》,以20分鐘的實驗性小品探討科技與現代社會、人性、感官的交織關係,獲得好評。本次將以這個作品的創作概念為基礎,以更豐富的概念,更多元的網路元素編創。



    『世紀當代 拿玩笑詮釋生活的苦與甜』

    人間福報 2012/11/15【記者郭士榛台北報導】

    「在聽過周遭那些悲傷過往的故事之後,我總會想,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讓嚴肅的一切,用一種玩笑,輕輕帶過?」這是新生代編舞家陳維寧,編創新作《玩笑》的思維。

    陳維寧表示,生活是苦是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雖然笑不代表事情就會圓滿落幕,但至少「讓自己好過些」並不失雅量,對自己或別人都一樣。

    舞作的襯景音樂的靈感來自卓別林。卓別林的箇中之味在於那些都是很悲慘的故事,但他都能用無聲的喜劇方式,將悲傷變成討喜的樣子,讓人們能開開心心地接受它。

    《玩笑》利用科技的手法,反諷也提醒現代人在依賴與自我間相互依存與矛盾的關係。陳維寧也發現,現在這個社會,大家努力的看到自己的好,卻沒發現這一切只是自身的想像。

    舞作中的電信小姐,她用各種方法在操控與那無堅不催的推銷,激起人們無端的購買慾。一旦跳進去浮浮沉沉之後,才明白這一切,都得不償失。舞作中還安插了一段屬於婚姻的玩笑;白馬王子、異國巴黎、幸福捧花,當浪漫來得太高亢,背後的欣喜是祝福還是隱憂?



    人間福報2012/11/15

    『手機請別關震動 世紀當代舞團發表玩笑新作』

    新網新聞網 2012/11/18 【記者吳岱穎台北特稿】  

    在科技日益進步的社會,通訊方式的迅速方便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交流方式,世紀當代舞團推出舞蹈新作《玩笑》,以黑色幽默的方式探討科技引發的矛盾、疏離與挫折,將於11月17到18日演出。

    負責此次編舞的陳維寧表示,《玩笑》這齣舞蹈以卓別林幽默諷刺的精神來去貫穿整場舞蹈,有些舞蹈的動作也會參考卓別林默劇的表演方式;在編導舞蹈時,並不會給舞者太多指令,希望從舞者本身對生命的感悟出發,化作肢體的舞蹈動作。

    在《玩笑》這齣舞蹈中,舞者請觀眾不要將手機關震動,舞者將在現場配合劇情的發展撥打電話給在場的任何一位觀眾,與觀眾互動;但整場舞蹈中,手機沒關震動易造成隨時都有可能傳出此起彼落的來電鈴聲,陳維寧表示,這就是希望引發觀眾思考的一個點,思索通訊科技與生活之間的關係。

    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表示,現在的通訊越來越發達,許多人都加入低頭族的行列,而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到底會變得如何,《玩笑》這部舞蹈以科技為主題來發展整個故事,從視覺、聽覺到觸覺等方面帶給觀眾不同的觀舞體驗。

     陳維寧說,一開始還不知道要演甚麼主題,便問舞者覺得這輩子老天爺對你開的最大的「玩笑」是甚麼?並請舞者在30秒之內分享他們的生命,在30秒的時間內說出他們一生的故事;許多人分享出來的是比較沉重的部分,之後便決定以幽默輕鬆的方式來表達生命的沉重。

    姚淑芬說,《玩笑》是世紀當代舞團遷移到台北南昌路之後的第一次劇場公開展演,是世紀當代舞團重要的里程。


    新網新聞網2012/11/18

    • 藝術總監姚淑芬
    • 編舞家陳維寧
    • 燈光設計賴科竹
    • 影像設計趙卓琳
    • 劇照攝影 林勝發
    • 影像錄影 張皓然
    • 舞者 李蕙雯、鍾莉美、廖錦婷、楊欣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