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演時間&地點 2014/8/05-08 世紀當代舞團

  • 在什麼都是機會的城市裡,你想要抓住什麼?在什麼都可能發生的都會之中,你期望看到什麼?驚喜?刺激?寧靜?還是希望?
    「RAM˙記憶體」的主題,似乎在告訴我們:一旦

    拔掉,則一切可重來。但人生是這樣的嗎?人生可以砍掉重練嗎?在我們轉換、刪除、儲存每一個人生檔案的過程裡,有些歲月去不掉的痕跡,正深刻在你意想不到的記憶體裡,深層地運作,然後在未來的某個moment,你重新打開、檢視,又是一次新的記憶檔案,在新的時間點重生。「RAM˙記憶體」既是一種隱喻,但又無法真正囊括人類最複雜的思想機制。編舞家們與時間競爭,汲取人生片段,以舞蹈開啟新的記憶空間。
    來自亞洲四座主要城市,臺北、東京、香港、首爾編舞家,以敏銳眼光和鮮活手法,同時利用時下最流行的多媒體,呈現現代人共同而普遍面對的各式處境,用身體去感悟、疑惑、追溯與驗證,意圖讓觀者思考身處的位置與處境。不同城市的組合創作,以不只是獨立位元的訊息嵌入記憶空間,而是考驗著彼此的相容性,不斷嘗試,就算躊躇害怕,也只能繼續前行。
    科技日新月異,一直向前,向前。但我們向前的同時,仍會緊緊抓住不曾忘記、不想忘記的時刻,直至最後的盡頭。


    編舞者│燕樹豪
    舞作名稱│當機
    舞者│陳維寧、李宗霖
    記憶~ 沒有永恆的存在 卻存在於永恆…
    記憶體~ 暫存空間 能長久保留 也可能產生錯置、消失 維修保養或許能延緩衰退 但容量卻會不斷消耗 畫質持續衰退 我翻開腦紋裡一頁皺摺 確定他沒有壞掉 只是忘了抬起右手的程式 忽略導航的功能 遺失了末稍的驅動作用 我知道他沒有壞 只是遺失了部分的完整
    … 當機了 無法啟動更新導致檔案成為亂流 於是記憶開始分裂
    … 我是一個人 由於腦紋太過平滑 我竟開始遺忘 八歲時自己的故事


    編舞者│劉家瑞
    舞作名稱│停。看!聽?
    ㄧ場遊戲 ㄧ場虛構的夢
    沒有嘆息權力 沒有喘息機會
    饑餓永遠都在 那些懷念過往的
    是場慾望賭注 最真實的交易



    編舞者│李宗霖
    舞作名稱│請你驅動你的人生
    在這個穿插機械與科技的城市裡,我在溫暖與冷清之間遊走,期望能夠走到最遠,遇見一點點的不一樣。我是城市角落裡的人,沒有夢想也沒有太多精采故事,但我應該試圖用點什麼,去驅動我的人生!


    編舞者│洪紹晴
    舞作名稱│Blocks
    我曾喜歡城市的便利性及繁忙感,甚至喜歡城市的髒亂和味道,對我而言,那是故事的推疊所生。
    近兩年,我喜歡大自然,感受自然的當下讓我不再喜歡城市的忙碌。
    我開始喜歡在街口觀察城市的線條、光線、速度、人的忙碌和城市的味道。
    現在的我喜歡城市卻也討厭城市,那種記憶既是熱鬧也是孤寂的。
    我不想談論關於城市的理論,純粹片段式的記錄對於城市的線條和記憶。
    城市裡的人們到底在追求什麼?對我而言最終都是在追求一種原始的自由。


    編舞者│許倩瑜
    舞作名稱│我與我自己
    喀答一聲,在紙上複印出一串數字...開始了屬於這時刻的一份記憶。
    從第一道咖啡香氣喚醒了細胞個體,這是一種儀式。
    看似有意識的行為,其實是無意識大腦開啟自動導航模式的潛在意識行為。
    一個人無意識亂舞的時刻,是我腦中有意識的組織、處理每件事!
    有意識的挑選物品或翻著書時,是我大腦專屬的放空時間!
    看似兩個人的對話,其實只有我一個人的存在...我與我自己!
    喀答的一聲再度響起,再次複印出另一串數字...
    Reset!!! 0000/00/00 Am00:00

    日本│Off-Nibroll舞團
    由視覺藝術家高橋啟祐與編舞家矢內原美邦於2005年成立。
    以排除觀眾和表演者之間的那一道牆做為使命,憑藉著舞團所在的小畫廊空間,實現與觀眾縮短距離的想法,進而將觀眾的存在與創作本身相容一體,把舞蹈帶向更大更廣的人群中。

    編舞者│矢內原美邦 Mikuni Yanaihara
    舞作名稱│A Flower
    視覺設計│高橋啓祐 Keisuke Takahashi
    音樂設計│袁志偉 (新加坡)
    服裝設計│鈴木隆行Takayuki Suzuki
    舞者│世紀當代舞團 李蕙雯 X Off-Nibroll 小山衣美
    面對311震災,在日本,我們失去了太多的人。
    同時,人們還在努力與核電場所產生的嚴重問題抗衡。
    以這些事件作為啟發,我們創作了一個新的作品 — A Flower
    或許這件作品與災難之間沒有直接的關係,
    但是若不正視人們災後的情況,是不可能有這個作品的產生的。
    透過A Flower,重新思考在失去了平凡的生活之後,
    人與人之間應該如何重新連結,又有哪些事情應當勇敢面對?

    香港│四度工作室
    香港新興現代舞團體,以香港演藝學院現代舞系畢業生為主要成員。
    四度工作室認為藝術創造於物理世界和內心領域之間,我們需要對日常生活中發生在身邊的事更細心和敏感,
    投放時間和精力去捕捉它,因為無論在身體或心靈上,我們都需要各種感覺。
    社會每天都在轉變,而現代舞跟我們每天的生活息息相關,所以我們的創作是一個永無止境的發展。


    編舞者│張天穎
    舞作名稱│星塵Stardust
    我無法將視線移離那張燃燒中的紙。
    它起火了。
    它燃燒得很美,它的形狀改變,它形成灰燼然後轉為黑色。
    黑色灰燼上綴著一點橘紅,轉眼間... 化為烏有。
    如此激烈有力的...
    我相信火不是就此消失了,它轉移到某個地方。
    它曾是一個空間,它是無聲的。
    這感覺就像在記憶鏈中空白的那個部分。


    編舞者│毛維
    舞作名稱│夢死Dream Death
    現實世界的我們,或許只有在夢裡才能發現那個真正的自己。
    或許我們本身就是一個夢?






    韓國
    編舞者│Soo-Hyun Hwang
    舞作名稱│Flatland
    圍繞在每個人生活中的所有物體都是由點、線、面和實體圖形組成。
    而物體在每個人不同的生活空間中都被賦予特定的含義。
    韓國有個傳統的民間故事—「십장생十長生」,
    人們向這十個長壽的代表物祈禱,希望為自己和家人帶來健康與長生。
    Flatland藉由「十長生」思考所謂的「意義」、「無意義」和「象徵物」在人們生活中是什麼樣的存在。

    編舞者│Hye-Jin Shin
    舞作名稱│Strange Freedom
    嬰兒還在母親肚子裡時是那樣一個獨立的個體,
    不受到任何外部的約束,也還沒有對於歸屬感的認知。
    在沒有局限記憶、平靜的狀態下,心靈的自由,肢體的移動。


    【亞洲舞蹈交流風雲再起 2014《驅動城市》RAM】

    近年來,許多歐美現代舞團不論是主流大團亦或是前衛實驗類型,都相繼被引介來過臺北演出,但我們對自身亞洲鄰國的當代舞蹈發展現況卻是相對陌生,此次東亞4 城聯合展演在這個面向上意義獨具。這次展演中看到對於情感意義及舞蹈架構的不同探索模式,針對日常生活物品或是針對存在意義進行哲思冥想/反思批判,個人的記憶與關懷所在永遠會與社會大環境在幽微層次上有著細密連動。
    盛夏8 月,劇場外面路上學舞的年輕女孩排著隊,談論近來國際舞團在臺演出資訊,不時對匆匆經過即將登場的舞者前輩們投以欣羨眼光,滿懷熱情理想的她們,未來會演化出什麼樣的舞蹈型式與身體狀態,令人好奇。當代亞洲的身體景觀亦將如是在街頭巷尾間持續發酵醞釀,透過世代之間的身體與文化差異編織、積累與延續。


    • 藝術總監姚淑芬
    • 編舞者//台北燕樹豪、許倩瑜、洪紹晴、劉家瑞、李宗霖
    • 編舞者//日本Off-Nibroll舞團 矢內原美邦 Mikuni Yanaihara
    • 編舞者//香港四度工作室 張天穎、毛維
    • 編舞者//韓國Soo-Hyun Hwang、HyeJin Shin
    • 燈光設計邱品學
    • 舞台監督│林思妤
    • 劇照攝影林勝發
    • 平面設計今叨
    • 舞者陳維寧、許倩瑜、洪紹晴、劉家瑞、李宗霖、小山衣美、張天穎、毛維、Soo-Hyun Hwang、HyeJin Shin
    • 行政製作宋采儒、姚艾苓、蕭云柔、陳尹婷、賴建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