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演時間&地點2016/05/20-05/松山菸廠

  • 〈金瓶梅〉
    歷史的法庭上,誰是人性最後的審判者?誰又是道德的陪審團?
    作品以文字投影及舞蹈肢體堆疊出層層慾望與道德宰制,透過強烈的意象元素交織,將舞蹈劇場翻轉

    為有機的載體,觀眾將從各種角度看到不同的論點,啟發對於小說故事與人物的詮釋全新見解。
    十指幫劇團藝術總監 張子健導演
    新加坡劇本創作獎首獎
    新加坡戲劇家獎
    新加坡「生活!戲劇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
    〈賤斥樂園〉
    每個時代都有一張臉,藏在故事的縫隙;每張臉都有一雙眼睛,窺看縫隙裡的春光與暗夜。
    以權力桌下乍隱若現的嬌挪款步,象徵道德正義鋪掩的世情真偽,透過文本與肢體堆砌出時代的慾望樂園。
    世紀當代舞團新生代主力創作 編舞家陳維寧
    2009年入選兩廳院新人新視野專案舞蹈類
    2014代表臺北參與東京亞洲表演藝術節編創作品《失憶中的玩笑》,榮獲藝術總監宮城聰讚譽:「這是歷屆藝術節跨國共製與跨領域合作節目中最成功的典範!」


    世紀當代舞團《慾土》
    跨國打造舞蹈劇場全新風貌 解放時代慾流的土木形骸
    台灣X新加坡 戲劇 X 舞蹈 文學 X 表演
    世紀當代舞團2016年夏季公演以中國四大奇書之一的《金瓶梅》做為創作文本,分別透過戲劇與舞蹈的演出形式,以新的語言、文法、形式,賦予傳統角色新的姿態,藉由新世代的眼光開展經典文學的現代形式,透過表演藝術對經典文學提出當代新解。
    一個文本,兩種詮釋
    掀開經典中國文學的的撩人帷紗 洞見女性的內心足跡與時光流轉
    《賤斥樂園》
    台灣|世紀當代舞團|陳維寧
    走進《金瓶梅》眾女子的房間,以女性視角與舞蹈肢體一窺女性私密空間。看沒有空間主導權的女子、缺乏經濟獨立的女子、看似依附男人的女子,在毀天滅地的心理動機下,如何在時間停止的庭院深深中自處。週旋在金錢、酒、色之間的女子們,是男人背後的影子、家族底下的嘆息,但弱勢的女人們紛紛擺出強勢姿態,一步步成為歷史上難得一出的惡女,那些禮教、道德、男女分際,她們摸得徹底了然於心。悄悄揭下《金瓶梅》的華麗糖衣,走進曲曲折折的女性心底,望見眾女子眼下的哀愁與釋放的出口。以舞蹈肢體掀起令人屏息的美與惡,沿著女性的內心足跡與時光流轉,以當代思維翻轉歷史上的「惡女力」。
    《金瓶梅》
    新加坡|十指幫偶劇團|張子健
    以《金瓶梅》為基礎文本架構編寫新劇本,導演將保留《金瓶梅》中的三位女子: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作為主要角色,潘金蓮的性、李瓶兒的權與龐春梅的自由不馴在原著中被刻畫的淋漓盡致,原始文本及改編文本將被重塑於於舞台之上,觀眾將從三個人物的角度看到不同的世界,啟發對於小說故事與人物的全新見解。文字與表演者也會相互影響發展,用舞蹈和自由形式的移動來傳達情緒及故事。這齣新作將嘗試融合文字、舞蹈及畫面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一個大於部分的總和。這個作品的文本將會是原始小說、劇作家新創造的文字、以及表演者自身特性的綜合體,具有強烈的意象元素的舞蹈劇場。